929969998

从网易微博搬来的,少了几十条图片微博

我们这有个黄山人,五六十岁了,多年前画中堂赚了钱。此人一直留着长发,大胡子,人们就叫他大胡子,名头挺响的。据说,近年爱上了唱歌,常搅得邻居厌烦。今天早晨我去早点店吃早饭,又看到了这位民间艺术家。面容清寂,黑胡子里夹了白,白耳机塞耳,手机竖插在三脚架里。他边咬油条边对着桌上的手机哼道:亲爱的对不起……唱得一般,但那旁若无人的自在自得的架势羡煞神仙也。

有些人昏厥过去是有意识的。身体不动了,脑还在活动。他会听到旁边的声音,会感到自己不行了,却无能为力,梦魇一般。有的灵魂出窍了,意识流到了家里,或者某个亲人待的地方,看到亲人在干着什么,犹如拥有了上帝视角,自己却什么都不能表达。醒过来后,他们都会说,我死过一次了。


一男骑车回家,见前面一骑车女人头折侧着,不看前面有几分钟。他好奇,骑过去。其实也没什么,两只狗正在路中间干好事呢。所谓的非礼勿视就是这样的。


有人说我装嫩,我知道解释再多也没用,干脆用一句怼过去:

你倒是装一个给我看看?


机关人员下乡。
一老农问另一位:这些人来干嘛的?
拍照片的。他答道。
内容过于真实。

婚礼上,主持人叫台上的三对夫妇头碰头,这不难做到。然后是鼻子碰鼻子,老的不好意思了。女的向后拗,男的前凑,见还不行,干脆伸出了舌头,让人笑死了。

有个年纪大的说,“手机”这名字取得好,它就像长在你们手上似的。

听人说,有个人家养了几只鸡,被人举报,被迫杀掉。初听不信,难道“割资本主义”复发?追问方知,现在的环保抓得紧,养鸡的地方味道难闻,空气质量差,邻居深受其苦,便举报了……矫枉过正?也不全是,如养猪,有几个有化粪池?多数半夜偷排乱扔,污染了河流。

苦了,累了,就两个字,若成鲜活具体的文字,可以是这样的:第二天早晨,李四感觉自己浑身平躺的骨头都隐隐地疼,嘴里苦苦的,眼睛欲睁难睁。意识有,但什么欲望都没有。扎挣起床去撒泡尿,马桶里的水也黄了;对面镜子里的自己像个鬼,苦逼的鬼。

风中的牵扯。